废鱼。

破写诗的。

似乎在逐渐停产。

可能会删黑历史。

沉迷赵路。

扩列戳2833499713。

诡阵行(九)兵接

第九章 兵接

天枢城外,尽是遗民。

军队行过的黄沙焦土之上,也曾矗立着繁华的城市,曾几何时,天枢城也没有竖起那道壁障。

“哈哈,那几个孩子说什么乱世将至不将至的,”纪微生斜靠在榻上,眼睛上蒙了条绸带,毫不在意地任城主纡尊给他煮茶,“倒是有趣,乱世何曾停过呐。”

易昀轻轻滤了茶汤给他倒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接下话头:“任他什么乱世,也别想进我天枢城一步。”

纪微生很想白他一眼,但想起自己做不到,便一仰脖半躺下去,一副风流态,“是是,易城主可厉害了,最强阵师啊,不像我这个破算命的,看个模模糊糊就瞎了半个月。”

“所以你看见了什么?”易昀忍不住追问。

纪微生打了个哈哈,“唔,就那...

忆登定都峰 2018.12.27

忆登定都峰


  七月十五游定都峰,今始忆之,方有所感。


不知几重青山外,高阁灯火彻夜明。

心驰神往既已久,忽起驱车傍暮行。

长街日晚天街晓,灯海悬光星海暝。

峰回路转时时掩,宝气珠光缦缦萦。

始知相去十数里,扶窗望之犹比邻。

朦胧初上中元月,登阶顿觉秋意侵。

画檐谁叙燕王事,未得云开瞰帝京。

彼时言笑高风送,一眼浩茫广宇清。


(2018.12.27)

「温森」酒心巧克力

扔完就跑。我过分丑陋了。
 我也不知道走外链的意义何在。
 大概是为了装逼()

假车写手实锤现场。

我很颓废。我也很无奈,我真的尽力了(ಥ﹏ಥ) 
 虽然还是开不动。

为诗社作 2018.12.20

为诗社作


凤凰栖高树,百鸟附若趋。幸入此学府,又得群英集。峰峦欲拔垒木石,江海得聚汇清溪。前人积功三秋去,来者徒叹半岁余。吟诗且平意,风骨难临空自诩;词赋堪绣锦,怎效才杰信手句。欲歌又止恐不任,却惜众采赏无人。自知微言难入眼,临渊履冰作此篇。

昔者盛少年,意气未辞他人谦。及至上登阶,方明来路阻且艰。有高峰难企之在前,亦宏景将图之今年。着其蘸墨挥笔,每盈佳作满笺。集好句以成刊,广与芝兰共欢。笔锋转其芒似剑,思绪沉若蕴深潭。人既众而皆才绝,则繁华至日可观。

仲秋苍柳摇春景,执笔共话叙诗情。诗赋本非蓬莱客,长风千里渡我心。先人之风应犹在,盛世也把旧辞改。低吟浅唱,以抒新阳之块垒;曲水流觞,欲拟兰亭...

青玉案·空 2018.11.26

青玉案·空

雕炉雾绕烟出镂,点光坠,飞尘牖。且换清茶斟淡酒。半纱垂目,一帘星斗,斜月穿云透。

河汉落处笙歌昼,散入闲家断残藕。掸去满檐流霜绣。绮琴弦动,二三声谬,庭树可知咎?

(2018.11.26)

一切都非常不真实,就好像万千轮回中诱我迷失的一个幻境。信仰指引我离开,让我回归真实——如果不是迷失在梦境,我怎么会无法坚守意志而去纠结沉溺于一种对于寄托在信仰之外的渴望。
我深知自己的使命,恶鬼应当做什么——却自甘辜负正义,在人间物欲中叛逃。我忏悔,诱惑甚至让我质疑亲手搭建起的信仰,幻境中的灯塔开始动摇,圣洁无上的欲望销蚀着恶鬼身上正义的锁链,天使叫嚣着解开一道道阻止我坠入天堂深渊的束缚。我是恶鬼,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粒尘埃。正义太重了,不知法则中它是否合该泯灭。
我是欲望间的自由人,也是负着锁链的正义囚徒——欲望还是信仰?对抗抑或沉沦?

“不过是幻梦一场,随他去吧——”
“正义才能为你指明方...

秋暮春来 2018.10.14

秋暮春来

金红才染人初倦

长空晚照飞霞烟

雁过又惊青苍动

西风不催忘向南

(2018.10.14)

中秋 2018.10.8

中秋

中秋此夜,华灯初悬。

素云拨墨,且倾银盘。

流霜溅雾,瑶池戏澜。

玉兔被锦,逐桂广寒。

仙子提壶,金露漫川。

千家盈樽,万户畅酣。

我亦举杯,不得半盏。

扶窗跂望,难度层山。

欲寄于月,月诉在先:

前人之思积满,后人之念何安?

笑月愁色,狂作嗤言:

其人皆有怨,独我无不欢。

(2018.10.8)

————————

不要问我为什么昨天才写了中秋。因为要交作业(ಥ﹏ಥ)

1 / 11
© 酒祭凡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