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祭凡尘

废鱼。

破写诗的。

似乎在逐渐停产。

可能会删黑历史。

沉迷赵路。

扩列戳2833499713。

© 酒祭凡尘 | Powered by LOFTER

诡阵行(五)桃声

棒极了啊!!!庆祝诡阵行终于更完第一轮了😂完结撒花buni

‖殿前欢‖:

第五章  桃声


与君书:


近日有疾病肆虐,难治且易感染,兄长在外不知身体安好?若是不慎感染,辞傀发现用一种野果煮茶可以减弱不必要的痛苦,用此法果然解救许多患病之人,众人皆劝辞傀重新拿起针行医,只可惜辞傀心有余而力不足。




昨日辞傀救下一名误饮被毒草毒液污染的泉水的黑衣女子,这才发觉竟已到野外毒物开始生长的季节了。兄长身边没有辞傀照顾,所以应小心,饮用食用野物当辨是否有毒。




世人皆到辞傀薄凉不重情义,可是世人不知辞傀的长情。自兄长不辞而别到近日的书信来往,辞傀已等兄长三载有余,不知兄长何日归来?






……








信尚未写完屋内就传来干呕声,正在给兄长回信的季辞傀习以为常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估摸了一下时辰便端起正在炉上温着的药水走入内阁,




床上正半坐着一位黑衣女子,她把半个身子探出床外捂住胸口干呕,可是怎么也无法缓解胃部传来的不适感。




“等会喝了它。”季辞傀把药放在桌上然后坐在床边轻拍那个女子的背部,等到她不再干呕之后动作轻柔的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伸手去拿药碗,结果被那个黑衣女子按住手。




“干嘛。”季辞傀抬眼看那位五官都皱在一起的女子,声音没有任何波动。




“我说那药行不行啊!都喝了那么长时间了还没起作用!”




“你大可以去问问我季辞傀的名号然后再判断那药的药效,只是现在你没那个力气。你才喝了几次就盼着有多大的效果?你先喝下去再说。”




“我不!太苦了!!”




“良药苦口利于病。更何况谁让你不注意河边的夺生花,如果那时候你感到饥饿的话是不是还要摘了夺生花吃啊。”季辞傀试了试温度然后舀起半勺药汤移到何子佩嘴边,然后勾起笑容,“乖,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不乖的孩子只能挨鞭子。”




若是别人说这后两句话,何子佩完全不会给予理会反而会更皮,但是面前的医女却不一样,何子佩莫名对她怂的不行,原本到了嘴边的“我不”硬生生被何子佩咽了下去。




看着难得乖乖喝药的何子佩季辞傀满意的不行,收拾收拾空了的药碗留下一句“好好休息”转头离开。




何子佩冲季辞傀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谁知季辞傀就像有感应一般,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瞪她,吓得何子佩一拍床躺下拉起被子冲季辞傀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季辞傀终于肯离开了,而何子佩经她那么一吓也不敢接着作妖,乖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于是季辞傀刚才的笑就这么“不经意”间进了她的脑海。




“不得不承认这个医生偶尔笑笑也挺好看的嘛,”何子佩脸一红,“不对不对,再好看我也不喜欢她,那么凶。”




“啊……可是我和她好像完全没有和别的女孩子相处不来的这种问题啊……”










“让你们跟踪,结果人呢?”季辞久的笑容越是温和,面前跪着的男人就越是低着身子不敢抬头看他。




“属下无能,跟丢了。”在一个看似柔弱的翩翩君子面前,这个高壮的男人声音竟有些颤抖。




季辞久手中的折扇“啪”地一合,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爬上眉头,“跟丢了?让你们几个男人去跟踪一个小姑娘,结果你却告诉我——跟丢了?我的眼线可是告诉我亲眼看见她在溪边中毒昏迷被一个姑娘救走,难道你们几个人还打不过几个姑娘把何子佩抢过来?”




“属下实在不好下手,那姑娘可是个受人尊重的很有名的医师,您曾下令不让属下靠近散行者女医。”




“那也要看是什么时候!你们不懂得变通吗?需要我教教你们?”季辞久用折扇一下下敲打自己的手心,笑容温和,眼里眉头的怒意却越来越浓。




“可是这个女医,长的实在是像您,恐怕就是您提过的妹妹,属下怕伤着她,不好下手啊!”男人终于抵不住季辞久的怒火,整个人附在地上发抖。




经霜寨众人皆知副寨主一生只有两根软肋,一根是寨主,另一根就是他的亲生妹妹。副寨主为这两人不知破了多少规矩,就连发怒时只要一提这两人立马变回温和的翩翩君子。




果然,一提到后面,季辞久立马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深吸一口气打开手中的折扇,沉默许久才挥手让那人下去。




“没有完成任务,是过,远离散行女医,是功。功过相抵,且算你无罪。”季辞久轻晃手中的折扇,说出的话让男人如蒙大赦,下一秒从腹部传来的痛让他又跪下去。




季辞久笑着打开手中的折扇擦拭扇骨,最左边和最右边的扇骨前端还带着鲜血。




“季辞久!”男人愤怒出声,“你个不守信用的小人!”




被季辞久折扇划过腹部的人,都会血流不止直到失血过多倒地不起。




“我还没说完,稍安勿躁。”季辞久的笑容不变,“对副寨主隐瞒实情,我的眼线告诉我,后来追踪何子佩的人试图对季辞傀动手以达到目的,害季辞傀险些坠崖身亡。对副寨主隐瞒实情,害散行医女险些丧命,两过相加,过大于功,且触我底线。”




“应杀之而后快。”




男人还想骂什么,刚张开口却鲜血喷涌。季辞久慢悠悠把手上的刀放回桌子上,男人的舌头已被连根拔除,只能发出呜咽。




“嘘,别吵,寨主正在睡觉呢。”季辞久接过身边的人递来的纸巾擦手,毫不掩饰眼中厌恶之情,“把他拖下去,怎么处理随你们了。”




还想嘱咐什么,但是身边的人悄悄告诉他云倾流醒了,正在往这边赶来,只能作罢。




“不要拖延,快点解决。”




然后转身去迎接他的寨主,只留下男人减弱的呜咽。













评论
热度 ( 6 )
  1. 酒祭凡尘‖殿前欢‖ 转载了此文字
    棒极了啊!!!庆祝诡阵行终于更完第一轮了😂完结撒花b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