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祭凡尘

废鱼。

破写诗的。

似乎在逐渐停产。

可能会删黑历史。

沉迷赵路。

扩列戳2833499713。

© 酒祭凡尘 | Powered by LOFTER

诡阵行(五)霜降

第五章 霜降

云倾流是被一阵隐约的骂声和淡淡的血腥味唤醒的,尽管他本就到了该醒来的时间。

起身整饬仪表时,他望着那双过于柔和的眉眼,不由得蹙起眉,眼底盈满厌恶与阴鸷。推开房门,淡淡的朝阳透过林间晨雾,斑驳映在云倾流苍白精致的脸上,他便淡淡挂上了笑意——传闻那经霜寨主是个绝世美人,如今看来倒真是名不虚传。

经霜寨位于一片湿沼茂林之中,环抱的高山抵御了西面诡城荒漠的干燥空气。低矮丘壑间无数溪流泛起的氤氲水雾,木石上满布的青苔,似乎都昭示了这里不断滋生着阴暗……就像当初,经霜寨的名字还不叫经霜时。

穿越木廊影下,植物蒸腾起的清香中混杂的血腥气浓了,不过季辞久拿捏得住分寸,到底也没太大味道。

“辞久,怎么样了?”云倾流将垂下的长发拨到耳后,淡淡问道。

季辞久摇摇折扇,沉声道:“没跟住。不过或许算得上好消息的一点就是……她应当正和我妹妹在一起。”

“天枢,赵家……”云倾流微眯起一双凤眸,薄唇依旧勾着笑,初看时模样与阁中少女思念情人并无二致,只是话语出口便将一切美好覆上了冰霜。

“绝不能让他们去到那里。无论如何。”

 

歇过几天,衡阑所在的前锋营即当进发了。

这次亲身经历的神遗府偷袭事件,还有刚刚加急传来的一支巡林小队被全部截杀、未留下一丝活口,这都将诡阵军中凝重的不安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打仗死人是自然的。可诡阵多年来已经逐渐稳定下来,多方势力也是相互牵制而不能有丝毫动作——即使产生摩擦也定当是诡阵军把着上风,几时有过这般惨像。

姬缪走在衡阑身边,漫不经心地给他描述着眼下情势:“经霜寨传来消息,我们要在去往天枢的大小要道上设卡,拦截几个漆风的人。”

“漆风?他们去天枢做什么……唉,难道现在只剩诡阵军还进不了天枢城了么?”衡阑问道。

姬缪点点头:“经霜寨唯利是图,在各方势力间摇摆不定,一副奸商做派,天枢倒也不拒他们。经霜虽与我们诡阵军结盟也不可能长久,他们似乎有什么别的目的。而漆风寨与神遗府交往甚密,能进到天枢城也是正常。”

“啊——为什么要这么复杂……”衡阑望着天,“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这种人需要思考的。”

姬缪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只默默并肩同着队伍行进。

“你们什么人?!”队伍最前面传来一阵骚动,两个裹在黑斗篷中的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路中。所有人都做出戒备姿态严阵以待。

一人转上前来几步,拉下黑斗篷的兜帽,弯着眸子,嘴角挑着盈盈笑意。他身后之人沉默立着,动也不动。

“在下经霜寨副寨主,前来同各位截漆风的人了。”那人眨眨眼,摩挲了几下腕上缠着的红丝。

温和仍是一副铁青脸色站了出来,扬起下巴指了指那人身后的另一顶斗篷,两条眉又往紧了拧着,“你们寨主?”

经霜寨的这位副寨主笑道:“寨主不便出门。这个是我的随从,毕竟来了不是为了清闲,总是多个帮手要好。”

温和的目光凌厉地又在他二人身上扫了几轮,皱着眉硬要扯出个冷笑,“经霜寨何时穿了黑红?”

“这位将军连衣着都要管么?经霜寨可不比军队纪律严明,并未规定过不准穿什么。”那人也是笑,微微上挑的眼角透着股妖气,仿佛下一刻要从他眼里看见桃花翻飞一般。

也的确。温和想想,话虽挑不出什么毛病,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只知经霜的寨主云倾流是美人,虽然自己对此并无兴趣,却未曾听闻副寨主也如此妖魅。啐,若是没错,这些人,也如同经霜的深林中那些绝艳的虫蛇一般,皮囊下面谁知裹了多少阴毒。温和对经霜寨一丝好感也无,若不是因为暂时利益交好,他倒是更乐意去攻打经霜寨。

“哼,你们暂且跟着。此处离天枢城益近,此一带是从漆风寨到天枢的必经之所……”温和又皱起眉——不过他似乎也没舒展过——余光紧瞥着走在队伍旁、与军旅氛围显得格格不入的两人。

 

左琦戈早已想到这一程并不会平坦,诡阵军定然在接到经霜寨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布下了网。

何子佩自从给辞秋传过信后,便再没有了联系,或许已在天枢赵家品着美酒等待他们,或许还在山林外围与诡阵军暗中交锋。

其实若非何子佩截杀了一队诡阵军,想来漆风寨与诡阵军、与神遗府之间还如以往般暧昧不清,什么事都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与经霜寨鹬蚌相争。

“辞寨主,不如铤而走险,与诡阵军同行。”他微眯着眼,笑得像只狐狸——比狐狸还精。

辞秋看了他一眼。

“人皆乔装打扮,怕引人怀疑。我们不如反其道而行,偏要招摇着去。”左琦戈解释道,“大不了就是打上一场,以你我二人之力,害怕打不过几个小兵?——再说诡阵军自己也不平静,你知道的。”

……

又前行一阵,诡阵军将要驻扎下来。“经霜副寨主”左琦戈笑吟吟开口道:“这位将军……”

“副将。”温和打断他的话,纠正道。

“好,副将。在下相信诡阵军的实力不至于会网不住几个山野之人。我二人便潜入天枢,假扮——假扮漆风寨的人去那地方,获取些你我需要的信息,或是直接将人控制了带回来。副将你看如何啊?”左琦戈说这话的时候总觉着很奇妙,恍惚间他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谁,自己在假扮谁。

温和沉声道:“你二人身份不明,说是经霜副寨主,却也空口无凭。况你等行径——你等行径虽与经霜别无二致,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中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于是把刚有些放松下来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左琦戈“嗤”的一声笑出来,“你若不信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也就不必在意诡阵军的意思了。”

“……”温和脸色黑了下来,他本就不擅长应付战场之外的交际,如今这情形,若真是经霜寨的意思,他也无从阻拦;且这个人说话并未给诡阵军留下什么余地,他陷入纠结,但他知道他不该纠结,毕竟还有一人,那个小姑娘,还在不知何处,至少经霜寨的意思是她并未进到天枢。

“罢了,你们自便。”他冷冷地撂下这句话,转身回到了将士中间。


评论 ( 4 )
热度 ( 4 )